追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南台灣)
關於部落格
【非營利組織】自救會由林永頌律師及熱心社團、教授、律師群、志工、串連北、中、南所有債務人,團結一致,推動修改一部符合公平正義之『消債法』讓債務人可以獲得重生的機會。









  • 24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尤努斯的鄉村銀行----2006諾貝爾和平獎

在談書本介紹的鄉村銀行運作機制,我想先談書本裡面沒有提到的東西,也是台灣政客們想要引入鄉村銀行,缺乏理解的脈絡。

鄉村銀行的運作機制

鄉村銀行能夠運作,就是借錢給貧民,沒有資產去銀行抵押貸款的人,這群借款人必須在拿到資金之後,能夠運用這筆資金,讓自己從無產階級,翻身成為自雇作業者或小商品生產者。也就是說,他必須要能善用資本,讓自己成為小小老闆,不再受到原物料廠商或高利貸的剝削。

有一個很好的對照,就是二代鄉村銀行嘗試一個赤貧者﹝包括乞丐﹞。這赤貧者計畫,正好對應出,貧民相對於乞丐,還是有能力運用資金,有能力讓資本累積成為資本,讓自己翻身。不過,赤貧者的困境,即使拿到資金,也難以賺錢,更別說,日後還要還利息。赤貧者自己都擔心,借款之後,會變成另一筆負債。

貧民想要翻身成為自雇作業者或小商品生產者,就必須身處於原始經濟或者是小商品經濟盛行的整體經濟環境中,而不能在資本主義過度興盛發達的地區,在資本主義發達的地區,小商品生產者很難能打得過大資本。

因此,回到孟加拉的情況,有人借錢去造雞籠,買小雞,養成雞來賣,而在歐美先進國家,雞肉市場已是大型農企業串聯著契約農企的壟斷經濟,貧民再做些小資本的投入,要賣去哪裡?當手工做出來的產品,沒有企業的規模經濟優勢,或許在孟加拉的原始經濟體當中,可以兜售,可以翻身賺一點錢,但是,如果放在先進國家當中,先進國家動輒是連鎖的量販店、百貨和超商等連鎖通路,這一丁點的產品,又怎麼進得了這些通路?

要考察鄉村銀行,就必須先理解這個支持鄉村銀行運作的整體經濟背景。這是協助貧民成為小商品生產者,變成自雇作業者的機制,也就是資本原始積累的階段。不能夠簡化成為,這是一個讓貧民變成有錢人的機制,誤以為只要貸款給貧民,這機制就能順利運作起來,貧民自然做了小生意,就能夠變成有錢人。

金融合作社實驗

鄉村銀行,是一個很有趣的金融合作社實驗。鄉村銀行,不只是一家收放貸款的金融機構,它的操作原型和機制,都有合作社的精神和樣貌,從這角度考察,有許多有趣的點。

首先,鄉村銀行的操作機制,是源自合作社的原型,將借款人組織成為社會組織,透過貸款的設計,帶入和推動社會改革。

根據2006年統計,鄉村銀行擁有1.6萬名員工,吸收到566萬450名的借款會員。這些會員,不是散眾,而是分屬於89萬490個五個人一組的團體。

這是來自創辦人尤努斯教授草創時期的實驗,發現借款人的資格要限定在一定土地面積以下的貧民,以免參加的人過於有錢,背景分歧,失去照顧貧民的初衷。其次,他也發現借款人要以五個人為一組,有小組長,小組必須先學習金融知識和借款人擬定出來的16項決議社會規範(教育子女、不收和不給嫁妝、家庭計畫、維護環境清潔、搭建公共廁所、使用清潔的水等等,p.60-67)。八到十個小組組成一個中心,中心每週開會,會有一個分行行員來服務,中心開會時,可以宣讀政策,不僅讓放款、收繳利息和收款透明化,避免弊端,也讓借款人成為一個社會網絡,尤其是借款人很多都是女性,更成為這些女性重要的公共場合和人脈網絡。

其次,鄉村銀行的貸款設計,充滿社會改革精神。比如,房屋貸款設定的對象是女性。因為孟加拉社會是父權社會,為了提升婦女的地位,鄉村銀行只貸款給家庭的婦女,讓她們藉此增加對家庭貢獻,無形中提高了在夫家的地位。

除了放貸款,鄉村銀行也有一套團體基金儲蓄機制,這個團體基金有急難救助金的味道。借款人每週除了還款之外,還必須強迫儲蓄,有一部分是存在放個人自由存提的帳戶,另一部分是存入團體基金。所以說,團體基金有點像是社會救難金,可以在個人需要的時候,透過會議,有息借出。

有趣的是,鄉村銀行本身的性格,要跳脫金融機構的賺錢性格,還必須有一套特殊的文化和具體的管制考核機制。鄉村銀行要能夠成功,就是要能不賠錢,可以維持放貸─收回本金和利息─再放貸的機制,不過,難度就在於,鄉村銀行卻不能以賺錢獲利來作為目標,鄉村銀行成功研發出一套內部貧困審計法,鄉村銀行自行設計十項「脫離貧困」指標,每年一度,透過評估會員是否脫離貧窮做成一份考核報告,這份考核報告作為評估和獎勵分行分區和區域員工的績效。(p.45-46)

鄉村銀行精神的最大展現,是從一代銀行脫胎換骨成為二代鄉村銀行。實際上,鄉村銀行在孟加拉從1987年開始營運,屬於「第一代」鄉村銀行,不過,孟加拉在1998年發生一場嚴重的洪災,孟加拉大部分地區浸泡在水中,重創當地經濟發展,讓許多鄉村銀行的借款人頓失家園和財產,還不起錢,紛紛跟銀行失聯,也成為鄉村銀行的危機。

這場危機,帶來二代鄉村銀行的契機。鄉村銀行草創元老們與尤努斯教授發現,貧民根本經不起天災人禍,當天災或家人疾病意外,貧民會頓失好不容易積累的小小資產,再度一無所有,鄉村銀行又是周周要繳納本金和利息,甚至還要提撥存款,借款人只好被迫逃債,拒絕與銀行聯繫。也就是尤努斯堅信的,貧民還不起錢,一定是制度出了問題,不是貧民有了問題。

這場危機,考驗鄉村銀行的可行性,也考驗鄉村銀行應變能力,鄉村銀行於是透過基層反映問題,進行社會調查,以及嘗試和實驗新制度的方式,與改革小組共同研擬出「二代鄉村銀行」。「二代鄉村銀行」對於放貸款和還款方式、貸款商品,以及團體基金等制度,都做了很大的革新,簡單總結,就是把精神認定為,貧民不會落跑,貧民的特點,就是隨時無法應對天災人禍的損失,隨時會被打回無產階級的原型,於是,就會還不起錢,為了扶助貧民,鄉村銀行一定要做到不離不棄,要追上門繼續借給他錢,跟他談好代償計畫,讓這位貧民不要被打敗,繼續奮鬥賺錢。

另外,我想要特別提到鄉村銀行的制度要可行,必定要可以放貸─收取利息,不能打馬虎眼,它的金流是這樣的:銀行總部以年利息12%借款給分行,分行辦公室以年利息20%借款給借款人,分行的支出必須控制在8%以內。總部的資金來源,早期是孟加拉政府的低息貸款,以及國際援助,1990年代中期之後,鄉村銀行的運作順暢,能夠賺錢,還自己發行債券籌資,也吸納非借款人的社會大眾存款(p.57)。

鄉村銀行的問題

不過,鄉村銀行也不是萬能的,有幾個問題,很值得探討。

第一,鄉村銀行對於公共服務和福利,仍舊採取商品化態度。

鄉村銀行,是奠基於肯定小商品經濟為前提。對於教育、社會福利等公共服務,不僅不認為這些是公共服務,還必須承認這些公共服務都可以商品化,鼓勵借款人透過儲蓄和貸款,去取得這些服務。

以孟加拉水災過後,接收到的國際賑災為例,鄉村銀行接收國際賑災物資之後,借款人必須透過借貸賑災物資的機制,才能領到物資,日後也必須以貨幣償還。讓人看了很傻眼。不過,書並未交代,借款人日後還款之後,這筆錢會不會專款專用,投入改善貧民生活,只是,這賑災物資收取和發放的邏輯正好可以代表鄉村銀行將公共服務和社會福利劃入商品化領域。

對於教育,書本也有約略提到,鄉村銀行在孟加拉公立學校還不普及,公立學校教育品質低落,家長還必須賄絡老師才能上課的時候,鄉村銀行曾自行舉辦學校教育,最高峰還有一千多家學校,不過,隨著公共教育普及,就停止再設立學校。二代鄉村銀行則是提供教育貸款。

第二,鄉村銀行的赤貧者計畫很有趣,可惜,書本裡面提到的不夠多。

能夠成為鄉村銀行的借款人,其實都還是要有做生意的頭腦,有一點文化資本,不是真正的赤貧者,因為這群借款人必須有能力每週償還本金和利息,甚至還得要儲蓄。

二代鄉村推出赤貧者計畫的實驗,就是很好的對照。赤貧者是誰呢,可能是遊民,可能是寡婦,可能是社會最邊緣和弱勢的族群,鄉村銀行鼓勵他們借款,他們都怕怕的,也不敢借多,擔心自己根本賺不了錢,負債更多。可是,鄉村銀行還是研究制度,想辦法鼓勵他們借款,比如,發現他們沒有水池,只能在雨季利用小水漥養家禽,或者,鄉村銀行跟他們共同投資養羊,最後再跟他們找買家。

至於遊民,鄉村銀行鼓勵他們借款買一頂蚊帳、一把雨傘,但是,不鼓勵他們乞討還款,希望重建他們的自尊,以及對生活的想望。可是,我不太明白,他們怎麼還得起款?書中只有含混提到,有一位遊民借款人一邊乞討,也會開始做點小生意。

此外,對於借款人如果是扶不起的阿斗,書中也沒有提到怎麼辦,萬一借款人借了錢,做生意老是失敗,賺不了錢,怎麼辦呢?

第三,鄉村銀行引入台灣,創業資本大小的定義不同。

鄉村銀行的傳奇故事,是來自尤努斯看到一個沒有資本創業的婦女,苦於受到材料商的壓制,只能賺微薄的代工費用,他讓學生去調查,發現這是這個村落的普遍現況,總共有42個人有相同處境,這42個人需要多少資金,可以擺脫這種困境呢?答案是27美元,尤努斯自掏腰包,就解決42位貸款的問題。於是,也開始他實驗鄉村銀行的過程。

可是,在台灣,微型創業,需要多少資金呢?開一家加盟的早餐店,一百萬元跑不掉,有店面經營的超商、餐廳等約略是三百萬元起跳吧。到傳統市場擺攤,攤位租金1,000元起跳,還要買貨,重點是要有門路去找好攤位,越來越多市場攤位是連鎖系統,老闆控有攤位和產品,讓小攤商去擺攤經營。

鄉村銀行,雖然有很多的問題,但是,它的金融合作社機制,卻非常迷人有趣。重點是,它還是一個不斷改革,不斷順應社會局勢變化,而不斷修正的金融合作社。它的實驗,的確走出了一條不同的社會實踐道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